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社会>复旦投毒案二审>林森浩父亲:律师阻挠道歉 还嫌我多事

林森浩父亲:律师阻挠道歉 还嫌我多事

A-A+2014年2月28日10:20《上海观察》评论

  上门被赶,我理解

  问:一审过后,您有什么打算?

  林尊耀:明天先回去了。这次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花费也大,住宾馆的钱,还是朋友赞助的。而且他妈妈身体不好,上次宣判后还住院了,我也要回去看看。

  问:不管林森浩案件的二审上诉了?

  林尊耀:怎么可能!我们已经委托了新的律师,开始了二审的工作,而且律师在卷宗里,已经有了新的发现和疑问。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获得黄洋父母的谅解。虽然我对森浩的事还有疑虑,但毕竟,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儿子,都是做父母的,将心比心啊。

  问:所以,您上周末曾登门拜访黄洋的父母?

  林尊耀:那一天,我和弟弟也是托复旦的同学,才打听到他们的住址,就买了东西,想上门谢罪,想坐下来聊一聊。去之前,我也预料到他们会情绪激动,说实在话,他们有任何反应,我都理解。

  问:但那次见面据说不欢而散,最后110都来了?

  林尊耀:那是谣言。我记得那天一开始还没找到地方,突然就看到他们俩人要出门,我弟弟就上去打招呼,没想他们的反应很激动,转身就关了门,让我们走,不然就要打110。我们在门外说了许久,想给我一次说话的机会,但他们一直没开门,最后弟弟拉我走了,走的时候,110也没来。

  问:他们的反应,您理解吗?

  林尊耀:我理解,那种丧子之痛。而且也听人说,他们以前曾向媒体抱怨,我一直没赔过罪,但其实,这大半年,我一直……现在,真的,现在我只想,两家能坐下来,聊一聊。

  道歉迟到真相:“律师阻挠,还嫌我多事”

  问:关于道歉,我们也不理解,为什么您庭审前一直不道歉?

  林尊耀:怎么可能没有。其实,就在那个4月底,我就想找黄洋的父亲。当时,律师刚刚委托好,就想听律师的意见,可他们说:没有一两百万,两手空空,你去做什么?你去见人家管什么用?始终就是一句话,没必要去,别给他们添乱。

  但后来,我自己也试过。我曾问了好多人,还让亲戚在网上帮我发帖,求助网友,能给我黄家的电话。但一直到一审后,一个网友才说,他有黄洋父亲的电话,于是我就赶紧发了两条短信,可是再也没收到回信。

  问:这些事儿,您为何之前从来没说过?

  林:就像我告诉你,我一直没问到黄洋父亲的电话,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吧。

  但真的,对我这样的农民来说,我现在都恨自己笨。大城市没去过,要不是儿子的事,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来上海。

  那几个月,我只能10来天问一次律师,要不要去找黄家,我能做点什么,但我也不明白,他们对我总是敷衍,嫌我啰嗦,不接我电话。我整理了网友的疑问给他们,他们看都没看,就说没用。他们说不要去烦人家,我一段时间还以为真的法律上确实不让这么做。现在再看,真是……

  问:照您的意思,您对一审律师不太满意,那当初是怎么聘请的?

  林:当时出事后,我匆匆来上海,无亲无故,只能找到一个上海的潮汕商会帮忙,但他们也没经验,只能在网上搜索了几个。有人说,看这两位律师有过刑事辩护的经验,于是我就去找了,当时就签了委托书。

  问:那后来为什么不换?

  林:我们早就想换了。我不懂法律,但为了儿子,我查了许多法律条文,网上也有不少热心人在搜集各种疑点,但当我整理好拿去,他们甚至连翻也没翻。还有一次,律师居然指着鼻子说我“杀人犯的父亲还要折腾。”

  不管怎样,作为律师该这样称呼自己的服务者吗?更何况法庭还没判,你们已经判了我儿子,我怎么指望你为森浩辩护?后来有全国各地好些热心的律师打来电话,说他们的这种行为,完全就是丧失职业操守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