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黄浦江漂浮死猪>正文

南辕北辙的漂流方向 为何会死掉万头猪

A-A+2013年4月1日14:16新华网评论

  南辕北辙的漂流方向

  因死猪销售不畅导致黄浦江万猪漂流的说法,引起了新丰镇百姓的反驳,“你看看我们的小河,它流动吗?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漂到黄浦江里去了。”新丰镇防疫部门的一位干部反问记者。

  嘉兴市是黄浦江的发源地,这里河网密布,主要河流22条,绵延3048公里。根据当地的水文资料,嘉兴河流的特征:坡地平缓、流量小、流速低,枯水期经常流速小于0.05m/s,甚至流速接近于零。冬天就是典型的“枯水”季节。

  按照这一流速,新丰镇投下的死猪,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要经过20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漂流到黄浦江上大面积出现的地点——松江区横潦泾,路程约70公里,这条水路曲折蜿蜒,途经多个船闸。

  即便问新丰镇的农民,如何从水路驾船到黄浦江,也没有人答得上来,多数人觉得根本不通黄浦江,“我们这里水系和黄浦江通吗?只能通到海盐吧(嘉兴下属一个县)。” 竹林村村民徐松林告诉记者。而海盐方向则涉及到另外一条大河——钱塘江,对于嘉兴来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东北与西南。

  因此,嘉兴上下觉得这次死猪事件全部由自己承担责任,多少有些冤枉。这毕竟不是李安主导的“少年派”奇幻漂流,而是数以万计的死猪。它们如何能从嘉兴出发,“整齐划一”地出现在黄浦江上?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多名采访对象认为,是上海本地猪农主导了万猪投江的场面。“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没有公布包含上海耳标的猪有多少数量,为什么近万头猪只公布了10多头耳标出自嘉兴。”前述防疫站人士反问记者。

  仔猪出生后45天将会接种国家免费提供的三种疫苗:猪瘟疫苗、蓝耳病疫苗等疫苗。此后,如果仔猪出栏,被转运至其他地方饲养,将会戴上身份证——耳标。截至3月17日,上海方面一共向嘉兴提供了17个耳标。按照嘉兴市给《中国企业家》新闻通稿,嘉兴方面已经及时进行协查追溯,其中7个已查处到位,6个已立案调查,4个有待进一步查证。也就是说,万头死猪中明确来自嘉兴的目前仅为13头。

  即便仔猪打了耳标,亦不能认定它在嘉兴本地被投入河中。作为仔猪出栏的标记,仔猪中相当一部分会转售其他地区养大。“因此,不能认定上海水域的死猪全部来源于嘉兴。”嘉兴市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你最好做一个更为全面的调查。”

  事实上,3月14日,网上就开始流传在上海本地,松江地区的梅林、五里塘、张姚等养猪基地毗邻事发地附近,或为黄浦江抛猪事件的真正肇事者。15日,上海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就派了三组人马突袭上述三地。

  调查发现:五里塘养猪场的土地已经复耕;梅林食品公司主要从外地引进猪肉原料,自己并不养猪;唯一在养猪的张姚猪场,已纳入浦东新区的无害化收集体系,每两天由统一收集人员上门收集,送至上海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处理。

  面对这些事实,嘉兴当地一位知情人表示,死猪并不来自规范的大型养殖场,主要是散落在江浙沪三省交界地的外来养猪户,这些以泔水来喂养仔猪的饲养点,一到冬天仔猪就会因为腹泻而出现大面积死亡。

  为何会死掉一万头猪

  关于吃泔水导致腹泻死亡的说法,湖南省畜牧兽医研究所肖兵南表示并不可信,“喂泔水的农户一般都会煮一煮再喂,如果有问题,大猪小猪会一起腹泻,不会单单是小猪出问题。”

  “黄浦江上不是第一回有死猪,只是今年的情况特别多,为什么之前这个事情没有引起关注呢?为什么十几头、几十头出现的时候没有人过问呢?”前述防疫站人士反问记者。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明白猪周期。养猪有所谓“猪周期”,每三年一轮,一年赚、一年平、一年亏。2011年赚、2012年平、2013年亏。这是和农户猪苗投放的振荡变化有关。

  历史总是相似,重温2010年3月的新闻标题,也许会对“猪周期”有形象的认识:14日《钱塘江4天捞百余头死猪 5年来最多一次》;18日《杭州钱塘江打捞出550头死猪》;21日《钱塘江死猪:并非大规模疫病所致》。上述标题均来自浙江当地新闻媒体彼时的报道,时间和事发情况与三年后的今天如出一辙,只是黄浦江换成了钱塘江。

  在上一个猪周期的低谷,也就是2009年下半年-2010年上半年时,包括微博在内的社会化媒体手段还远没有这么发达,网友们交流信息的手段以论坛、博客等形态为主,一篇河流中漂浮死猪的帖子可能很快“石沉大海”。如今,类似的信息会像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块一样,迅速激起涟漪。

  冯永辉是中国生猪预警网的首席顾问,从去年10月开始,他通过各种渠道来呼吁农民减少生猪存栏量,并发布了《中国生猪市场监测预警报告》,让农户警惕猪周期中“亏”的这一年。

  这份报告中称,“2013年生猪市场供需缺口将进一步缩小,并可能于春节后需求淡季来临后,逐渐转为供大于求,进入亏损。全年大部分时间猪价将保持在6.5-7.5元/斤,最低点可能出现在夏季的5-8月期间,亏损程度有可能触及-150元/头,亏损期达到6个月左右。全年最高点可能为2013年1月的阶段性拐点。”

  冯永辉预测对了猪周期到来的时刻,甚至预测对了谷底为1月。但是,他没有预测到猪价跌到了更低的水平:5.6元/斤。周海林和记者掰着手指算,长1斤肉要买6.5元饲料,一头成猪200斤,光是饲料就得亏180元,还没有算其他成本。

  母猪生出小猪来,对于农户就是负累,养得越大亏得越多。这种背景下,仔猪大面积死亡,已经无法分辨出“天灾”与“人祸”的界限。一头仔猪,它出生时如果事先不用稻草把猪圈铺好,就会冻死;如果出生后,猪圈里不开“浴霸”(一种让猪圈暖和起来的高瓦数灯泡)也会冻死;饲料省一点,改吃泔水,会导致腹泻而死。总之,农民没有积极性,不愿投入,没有耐心精心喂养时,死猪就会大面积发生。

  嘉兴成为“众矢之的”并非没有道理,2012年嘉兴全市养猪734万头,涉及养猪户13万个,出栏规模50头以下的养殖户占89%。这里是长三角最大的生猪养殖基地。但养殖集约化水平却没有相应的提高,以养猪比较集中的新丰镇为例,多数农户的养猪头数(以母猪计)为6~7头。规模在3000头的大型养殖户,全镇仅5户。

  小、散、乱、差四个字可以用来形容嘉兴养猪业。但是,这个产业并不容易通过市场自发的方式慢慢集中起来。“养猪在我们这里就像赌博一样,在好的年头,赚个几万块钱,差得年头,比如今年就赔个几万块钱。”横港村的一位村民周树林说。

  周树林表示,早年出现死猪是无人问津的。一扔了事或者低价出售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但上一个猪周期后,关于死猪的处理就有了明确的规定,抓得也越来越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