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40后到90后5代中小学班主任讲述教书生涯

40后到90后5代中小学班主任讲述教书生涯

A-A+2013年9月10日14:14新闻晚报评论

沈建英老师的教学生涯基本都是在班主任岗位上沈建英老师的教学生涯基本都是在班主任岗位上
1

  晚报记者 崔翼琴 李征 肖波 俞陶然 报道

  教师节前,一个形容“新时代教师”的段子在网上被广为转发:“上得了课堂,跑得了操场。批得了作业,写得了文章。开得好班会,访得了家长。劝得了情种,管得住上网……”现在的中小学教师,尤其是班主任有多累?和数十年前相比,班主任有何相同之处,又有何不同之处?

  本报记者采访了从40后到90后的多位教师,请他们谈谈不同年代班主任的酸甜苦辣。

  “40、50”后教师

  欣慰:班主任要和学生做朋友

  (张国顺 原北郊高级中学教师,现已退休)

  语文教师张国顺生于1949年,属于接近“50后”的“40后”。从1976年大学毕业开始教书、当班主任之时起,张老师就长期面对这样一个困惑:师生之间,或者具体到班主任和学生之间,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所谓“师道尊严”到底要不要维护?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他,也困扰着和他同时代的很多教师。

  “我最早是从一个厂矿普通高中开始做教师的,而且一开始就当班主任。当时文革刚刚结束,教师的地位还没有完全恢复,学生的年纪也偏大,比我也小不了几岁,因此对教师谈不上尊重,有些学生上课时甚至坐在课桌上。那时候的学校教育还没有步入正轨。可以说,那时候的教师考虑的仅仅是,如何能安安稳稳地把课讲完。 ”不仅仅是张老师,当时国内相当部分学校的教师都还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

  1988年时,张老师在宝山松浦中学做班主任,从这个时候起,前面提到的困惑就一直跟随着他,甚至一直到10多年后。 “我这人性格比较随和,不喜欢摆老师、长辈的架子,喜欢和学生打成一片,这让有的同事不大理解,认为我没有班主任应有的样子。 ”对待班上的学生,他的态度也和其他同事有所不同,“我自己从小就调皮好动,也是 ‘差生’,所以愿意和 ‘差生’相处。 ”他所在的班上有个女生因为家庭矛盾,曾经跳河自杀,长期意志消沉,但张老师看到了她平时作文中的闪光点,鼓励她多多写作,后来她还获得过上海市作文竞赛一等奖。

  张老师还记得1997年时发生的一件小事,当时他已调至北郊中学,他所在的班上有学生自发在教室里办圣诞晚会,因为事先没有和学校沟通,教导主任坚决不允许,张老师则站到了学生的一边,为他们“作保”,最终争取到了办晚会的机会。 “在我教书,当班主任的这几十年间,我一直在反复思考师生关系。现在看来似乎可笑,这是个再小不过的问题,但这却是我这个年龄段老师的共同体会,”张老师说,“所幸,回头去看我没有做错,班主任就是应该和学生做朋友! ”

  “60”后班主任

  苦恼:我们之间有点代沟

  (黄火箭 大同中学国际部英语教师、班主任)

  两年前,“60后”老师黄火箭从大同中学普通班来到了国际部,感到有些不适应。 “我们班的很多学生都来自富裕家庭,从小养尊处优的环境,让他们的个性变得比较强,比较自我,这给我的教育出了难题。 ”黄老师告诉记者。比如,他喜欢在课堂上结合自己青少年时期的经历,讲述“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然而国际部的很多学生似乎对此不太认同,露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感到我们之间有点代沟。 ”黄老师无奈地说。

  国际部的学生不走国内高考这条道路,而是以学习美国课程为主,为考SAT和托福做准备。从生源来说,这些学生的中考成绩与大同中学普通班学生相比,有一定差距。主观因素加上没有国内高考的压力,使国际部的不少学生读书并不是很努力,离黄老师对他们的要求有不小的距离。

  为此,黄老师想尽办法开导他们,告诉这些孩子“打江山不容易,守江山更难”的道理。 “你们的父母很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们可以终生倚靠他们。做人要有谦卑之心、敬畏之心。 ”为了培养他们虚怀若谷、敬畏长辈和规则的气质,黄火箭在教室里建了一个书架,放上了《论语》等国学经典和古典文学四大名著。“无论将来身处何方,你们要永远牢记‘笃学敦行,立己达人’的校训,不要忘了自己是中国人。 ”这是黄老师经常对这些孩子说的一句话。

  除了学习态度,物质上的攀比和性格上的欠缺也是黄老师担心的问题。班上的不少学生追求名牌和时尚的电子产品,去美国参加夏令营和冬令营时,热衷“血拼”。有些家长给孩子下了指标:一定要把带去的钱花完。这种“指标”让黄老师直皱眉头,感到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

  “我希望通过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让他们逐渐改变高消费的观念,变得更有内涵,追求精神上的东西。我们的学生还要向美国孩子学习,变得更加外向、开朗、注重交流,不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黄火箭告诉记者,今年他带的班级读高二,他希望到了高三时,这些学生能在他的教导和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发生质的改变,让他收获“灵魂工程师”的成功喜悦。

  “70”后班主任

  委屈:做得多家长不理解

  (沈建英 世界外国语小学班主任)

  1996年刚刚从上海师专毕业的沈建英来到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和很多年轻教师一样,到岗就被压了任务——当班主任。这些年来,最让沈老师困惑的是:班主任做得少,有家长觉得你不够认真,做得多,竟然也会有家长不待见。沈老师从前几年开始,养成了通过飞信给家长们发送每天学生的功课、最近教育注意事项等信息。可是有家长抱怨太麻烦,好像在给家长布置作业一般,这让沈老师颇感委屈。但一看到孩子们亲近的眼神,她又被“治愈”了。

  “一位老师,如果孩子亲近你,崇拜你,那么就没有什么难事了。 ”沈老师说。但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两点呢? “一视同仁”和“有两把刷子”。

  老师好不好,孩子心里有杆秤。老师看学生的眼神、说话的语气、表情,甚至摸孩子时手的温润度都能让孩子感觉到这个老师是否真心喜欢自己。所以一名好老师一定是对每个孩子都爱,而不管这份疼爱是否有多少,至少在学生面前要做到一视同仁,公平公正。

  现在的孩子大多比十多年前的孩子能干,弹钢琴、画画、英语、架子鼓……不少孩子没进学校就已经拿了奖,见了世面,让他们乖乖地听班主任的话,班主任没两把刷子可不行。沈建英选择了把自己的课上好,她上的语文课,有学生在卡片上写“沈老师,您是语言的天使”送给她;有学生回家对妈妈说 “只要是沈老师上的课,我不可能开小差”。沈老师表示,孩子充满喜悦的眼神是最大的褒奖和满足,如果每个老师能够让孩子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那这个学生必然能因为喜欢老师和爱上这门课。

  沈建英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如果能做到艺术性地教育,那么就是锦上添花。 ”班上有个男孩Henry(化名)颇为叛逆,父母根本收不住他,来向沈老师求助。沈老师发现Henry很崇拜大队长,于是她和大队长、Henry组成了一个 “秘密三人小组”,每个学期聚会一次,有时去快餐馆,有时去茶餐厅。这样的“待遇”让Henry感觉自己非常特别,也有了上进的积极性,不做功课的毛病改掉了,遇到困难会“悄悄找三人小队长沈老师”求助。

  沈老师说:“只有当老师们真正爱学生,才会站在学生的视角来看问题,才会像校长张悦颖说的,让学校成为像《窗边的小豆豆》里的巴学园一样学生喜欢和充满魅力的学校。 ”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