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深度报道>上海女孩八岁目睹母亲惨死 成年后勇敢指认真凶

上海女孩八岁目睹母亲惨死 成年后勇敢指认真凶

A-A+2013年11月26日14:40新闻晚报评论

1

  □晚报记者 陆慧 报道 制图 邬思蓓

  说?不说?

  1997年发生的一起抢劫致人死亡案件中,目睹母亲惨死的8岁女童得以幸存,如今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惜案发后凶手一直杳无音讯。

  16年后,一条模糊的举报线索,直指当年的可疑人员。要想将凶手绳之以法,必须回访被害人,这让缉凶16年的侦查员犯难了,谁也不愿让女孩再次回忆那个仲夏之夜。

  近日,宝山警方在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指导下,成功侦破一起16年前的抢劫杀人案,亡命天涯的衡氏兄弟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法律的制裁。

  仲夏夜店里进来夺命买烟人

  8岁上海女童月月(化名),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月月的父母在宝山区虎林路上开了一家烟杂店,零售批发香烟。一开间的店面中央用香烟货架隔成里外两间,里侧一间搭建有小阁楼,一家三口吃睡都在店内。小店从外看并不起眼,但在当地邻里之间也算小有名气,收益较可观。平时,月月母亲张女士专职看店带孩子,男主人颜先生则往返上海与外地负责进货。

  可是,1997年7月的一个仲夏夜,这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被彻底打破了。

  当晚9点左右,颜先生正在从外地进货回沪的路上,放暑假的月月在阁楼床铺上看电视,张女士洗完澡穿着睡衣准备打烊休息。这时,卷帘门外响起敲门声,张女士怎么也没想到,这敲门声竟使三个家庭的命运被颠覆。

  几分钟后,在附近一家音响店上班的苏小姐来到烟杂店准备买东西,发现卷帘门关着。于是,她喊了几声老板娘。突然,卷帘门被人拉起,从店内冲出两名男子撒腿就跑,其中一人手上拎着一只长方形的包。苏小姐有点纳闷,进店看到张女士倒在血泊中,女童月月头上有血迹,在一旁哭喊着叫妈妈。被眼前血腥一幕惊到的苏小姐,第一反应是大叫“杀人了”,她的喊叫声引来附近书报亭的经营者沈阿姨,立即拨打110报警电话。可惜,张女士当场死亡,女童头部受伤被送医抢救。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年仅8岁的月月目睹了母亲惨死的整个经过,这犹如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铭刻在她幼小的心灵。

  据月月事后回忆,当晚,母亲听到有熟人敲门买烟,就打开卷帘门,进来两名男子。趁着母亲转身拿烟时,其中一人将卷帘门拉下,另一人冲进柜台。当时,在阁楼上看电视的月月听到母亲喊救命,并要向外逃,被人捅了好几刀。受到惊吓的月月本能地从阁楼上爬下,不料被人一把从楼梯上拽下,重重摔倒在地,撞破额头,又被扼住颈部短暂昏迷。直到被惊叫声震醒,她张开眼睛发现母亲躺在地上。

  海量排摸走访得到疑犯画像

  宝山警方对现场进行仔细勘察,确认店内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由于受技术条件的限制,没有在现场提取到指纹,DNA技术和监控设备也还没被运用到刑侦工作中,警方没有在现场发现更有价值的线索。

  接到电话,店主颜先生连夜赶回,经清点,店内少了1万多元营业款,妻子身上的金银首饰也不见了。据初步估算,案值接近2万元,在上世纪90年代,这已经算是惊天大案了。警方展开大量的走访调查,有目击者称,曾在案发前,看到两名男子在店门前逗留徘徊。

  警方判断,犯罪嫌疑人为财而来,从店内冲出的两个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据目击者苏小姐反映,由于对方速度太快,她没有看清两人的正面长相,但侧面和背影却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两人均为男子,身高在1米7到1米75左右,其中一人体型稍胖,年龄大一点,约30多岁,另一人略瘦。

  经民警耐心询问,年幼的月月描述道,两名男子说的是普通话,一人头发稍长,一人理着平顶头。前者捅了她母亲几刀,后者则把她从楼梯上拽倒扼晕。平顶头是店里的常客,曾买过几次香烟,与母亲认识。店主颜先生反映,画像中的两名男子曾与他有过照面,是一对来自外省市的兄弟,与小店有过债务纠葛。

  根据多名目击证人描述,警方掌握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体貌特征,并请专业人士画出两名疑犯的模拟画像。

  没有现场痕迹,没有街面录像,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这起抢劫杀人案,唯一有效的侦破手段便是排摸走访。根据目击者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围绕烟杂店销售半径,在当地展开海量排摸走访。由于烟杂店人员进出较多,小店又没有详细经营记录,顾客大多单向熟悉店内情况,店主却不了解顾客情况,最多也就只能叫出个姓来。

  匿名举报线索与惨案吻合

  有画像,知道是对兄弟,来自安徽……看似若隐若现的疑犯,却犹如石沉大海。专案组大范围的海量排查,积累了厚厚一叠走访记录,案情却再也没了进展。16年来,承办此案的宝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的侦查员换了一波又一波,却从没放弃缉拿真凶。

  1998年加入刑侦工作的唐警官,当年还在见习时,就听前辈反复讨论这起案情,此后每年新调任的侦查员都会调阅积案卷宗,将两名疑犯的画像刻在脑海中。如今,唐警官从侦查员到重案队负责人,再到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一路走来心里念着这个案子。

  几年前,唐警官曾接到过一个醉汉电话,声称知道此案真凶是谁,但开口要价10万元,且不愿见面,要直接汇款。这通电话曾让整个支队看到希望,可是,经查对方使用的是外省市公用电话,且没有街面监控资料。此后,案件再一次陷入僵局。

  近日,一通来自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支队的电话,再次点燃侦查员的希望。总队来电称,接到江苏警方通报,对方接到一条匿名举报线索,涉及十几年前发生在本市的一起抢劫杀人案,杀了两个女的,案件可能发生在宝山、闵行或是徐汇区。为此,总队查阅十几年前未破的命案,其中只有发生在宝山张庙地区的这起惨案,与举报线索最为吻合。

  抢劫杀人,死了两个女的,十几年前?“我当时感觉这条线索比较靠谱,案发时月月曾被劫匪扼晕,对方很可能认为其已经死亡。”接到线索后,唐警官和侦查员五赴江苏,为的就是争取和举报人见一面,获取更多凶手的线索。但是,出于种种顾虑,举报人始终不肯见面,甚至只用外地手机号码与江苏警方保持短信联系。一旦唐警官在短信中问到敏感问题,对方就立即关机避而不谈。就这样,一场长达一个多月的短信拉锯战开始了。在江苏警方的协助下,举报人通过短信描述,犯罪嫌疑人是一对姓衡的亲兄弟,中等身材,其中一人板刷头。这与专案组此前掌握的情况基本相符,不过这些都是举报人道听途说得来的。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