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站点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上海

新浪上海> 城事>投诉>特斯拉被指交车程序混乱 可能被中国客户起诉

特斯拉被指交车程序混乱 可能被中国客户起诉

A-A+2014年5月7日09:23法治周末评论

  来自非京沪地区的多名特斯拉客户因无法和京沪地区的客户同期提车,而坚持维权。他们认为,特斯拉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承诺擅自单方面改变交车顺序,未履行交车义务,构成“虚假承诺”。这些客户打算起诉特斯拉,要求其双倍返还定金。

  法治周末记者 刘子阳

  法治周末实习记者 沈佳苗

  “具体的维权方案还在协商。我们初步打算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特斯拉方面双倍返还定金。”河北王洪波律师事务所律师林焕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多名来自非京沪地区的特斯拉准车主的维权行为,并没有因其CEO马斯克造访中国而完全停止。

  这些准车主委托林焕斌律师追究特斯拉的违约责任。

  此前,一封由23名特斯拉中国客户委托起草的律师函已在4月中旬寄往了特斯拉(Tesla)在中国的销售实体公司——拓速乐汽车销售(北京)有限公司。

  律师函中指称,特斯拉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承诺擅自单方面改变交车顺序,未履行交车义务,构成“虚假承诺”,涉嫌对消费者欺诈。

  “我们的维权团队现在又增加了8位,现在一共已经有31位准车主。其实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特斯拉的超级粉丝。现在却不能提车。”于先生就是31位维权准车主中的一员,言语间充满失望和焦虑。

  在这些准车主给特斯拉寄送律师函后不久,马斯克造访中国,并于4月22日向第一批8位中国客户交付了车钥匙。据了解,这些用户均来自京沪地区。这让来自非京沪地区的特斯拉准车主心里更加不平衡。

  马斯克于4月23日向中国媒体表示,自己已与抗议准车主进行了沟通,特斯拉保证只要解决了充电问题就立即向消费者交付汽车。

  据了解,仅有部分准车主同意特斯拉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但也有准车主表示将继续维权,追究特斯拉的违约责任。

  特斯拉被指交车程序混乱

  于先生是一位来自内蒙古的特斯拉爱好者,去年11月,他在北京订购了一辆特斯拉高级电动汽车。在订购现场,他不下10次地和销售人员确认自己是不是属于中国第一批获得该车的车主,现场的工作人员当场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与此同时,他还得到了厂商给出的“谁越早付定金,谁就可以越早拿到汽车”的消息,因此当即就付下了25万元的定金。

  买车要交高额定金,还要等上几个月,特斯拉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据了解,特斯拉是一家将跑车和新能源理念相结合的公司。其只生产纯电动车,是世界上第一个采用锂离子电池的电动车公司,汽车只需充电3个小时,就能续航近500公里。

  然而,让于先生没想到的是,他得到的消息显示,京沪地区购车的客户可以在4月中下旬提车,而非京沪地区客户不可以。据于先生的描述,有一部分京沪地区可以提车的准车主是他们的朋友,且支付定金的时间是在于先生之后。

  于先生在特斯拉网站上查询自己的预定状态时,发现一直处于零件采购阶段。在这些消息被逐步证实的情况下,于先生和其他准车主们决定建立一个维权群。

  想到自己的提车时间遥遥无期,于先生和其他订车的朋友们给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发去了正式的邮件,希望特斯拉方面能给出明确的解决方案。邮件的主要内容包括:特斯拉交车程序混乱、有失公平、不守承诺。

  据于先生介绍,在马斯克造访中国前,特斯拉官方并未给出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案,只是有少数工作人员提出了将汽车交付地址改到北京来,以加快提车的办法。

  但马斯克给出的解决方案,并未让所有准车主认同。

  提车需签免责性协议

  4月17日,法治周末记者以特斯拉车辆购买者的身份来到北京芳草地特斯拉体验店。

  其中的一位销售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现在准备订购特斯拉汽车,需要在下单之后,向厂商预付定金1.5万元人民币。经过2至3个月之后,等汽车基本组装完成时,再续交23.5万元的定金。

  两项金额相加之后正好和去年第一批订车的客户一次性支付的定金数额相符。

  至于提车时间,店内销售人员说,如果是京沪地区的客户需要等待6个月,而非京沪地区的客户则需要等待9个月的时间。

  一位维权准车主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他曾获悉特斯拉公司内部传出的一个消息:由于特斯拉公司目前没有充足的安装工人来安装汽车的充电桩,同时鉴于特斯拉汽车已经在美国发生过着火事件,于是公司只打算给能够开展充电装置安装工作的京沪地区的准车主提供提车的机会。

  对于这些消息和说词,据维权准车主透露,特斯拉公司是否认的,法治周末记者就此向特斯拉方面求证,截至发稿之日对方并未作出回复。

  据维权准车主透露,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在收到维权者们的邮件之后,给出了答复,大致内容是:目前为止,我们培训了大量的第三方电工团队。同时,我们也在加速我们服务网点的建设。

  据了解,吴碧瑄还表示,他们未承诺可以让维权客户成为第一批车主。并坚持即使有个别员工有过口头承诺,也只能代表其个人行为,而不代表特斯拉的官方承诺。

  “但我们有电话录音和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来证明特斯拉的确曾经保证过我们能成为中国第一批用户。”于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于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他们的一再坚持之下,吴碧瑄答应于先生和其他准车主可以在今年6月份在京沪门店提车,但是需要准车主们签订一份含免责内容的协议书。

  据了解,协议书的内容包括“车主在提走车辆之后,如果发生任何问题,特斯拉公司都不负任何责任”。

  “这样的霸王条款,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我们有权利享受一切应该享受的权利。”一位维权准车主说。

  专家称特斯拉对抗新消法

  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方面的专家看来,特斯拉公司的种种做法涉嫌差别对待消费者、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制定霸王条款。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顾问邱宝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经营的企业必须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如果维修是特斯拉应尽的义务,且特斯拉让消费者在不愿意的情况下签署含免责条款的协议书,那么协议书中的相关内容属于霸王条款。

  邱宝昌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在邱宝昌看来,这样不公平的条款无形之中是在加重消费者的责任,但法律责任不是企业想转嫁就能转嫁的。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认为,特斯拉公司未能在订购阶段告知非京沪地区准车主无法提车,这种行为属于没有履行告知义务,同时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差别对待京沪地区和非京沪地区的消费者,是违反了诚信原则。”朱巍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如此差别对待,消费者其实是受到了歧视。另外,消费者公平交易的权利也受到侵害。

  朱巍称,特斯拉利用自己的强势销售地位,随意地制定条款给消费者,并让他们去签署一些违反自己意愿的含免责条款的协议书,也是属于违反诚信原则的,而且还侵害了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

  “现在新消法已经实施,特斯拉的种种表现是公然对抗新消法的行为,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做法。”邱宝昌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邱宝昌称,相关部门应该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合同法和相关规定,对类似特斯拉的企业进行查处。

  邱宝昌还提醒消费者,应该坚持拒绝签署类似的合同。另外,相关的协会和组织应该坚定地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维护消费者权益。

  “同时汽车行业组织也应该引导会员要遵守诚实、信用的原则,不能去伤害消费者的权益。”邱宝昌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上海|城事|时尚|旅游|美食|汽车|投诉|健康|团购|站点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