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产证发现房号不对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怀疑这两个门面,都是开发商的违法建筑‘转正’的。”朱女士告诉记者,至少有以下两个理由:

  首先是贷款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朱女士说,当时她去交通银行办理贷款,什么材料都做了,审查通过了,保险公司的贷款保险费付了,保险合同出来了,借款合同的公证也做过了。最后交通银行杨浦区分行的人非常隐讳地告诉她,贷款下不来。“我问是不是因为买方的原因办不下来?交行的人说不是。我问是不是因为产权有问题?对方没有明确地跟我说。”

  虽然办不下产证,但是商铺里的生意还是可以做下去。无可奈何之下,朱女士只好等待。

  2004年11月,开发商终于通知朱女士,可以去办产证了。然而,等产证到手一看,房号已经不是原来合同里的“武川路75弄X号102、103室”,而是变成了104室。

  朱女士说,虽然产证后附图纸上标明的位置也是104室,但是,这跟销售合同上的房号对不上,她认为开发商是把另一套房子的产权给了她。不过她觉得有了产证,总算放心了,别的麻烦都是小事。然而,每当营业执照和烟草专卖许可证需要年检时,她都要写一份证明,说明是销售人员疏忽导致房号不对。以前是开发商盖章,后来开发商没了,就由物业公司盖章,持续至今。

  另一个理由是水电配套问题。“通常情况下,开发商卖一套住宅或者商铺给我,交房时水电是要通的,对吧?可是,我们这铺面就很奇葩,电是我找人通的,水至今没有通。”

  朱女士说,她用的水是接在物业公司水表后面的,水费交给物业公司。后来19-25号一楼架空层的商户就去杨浦区的供水部门反映情况,要求自来水表安装到户。供水部门调查后发现,朱女士等人所在商铺那一块,配套费没有交。如果要装水表,就得先补交总数20多万元的配套费。

  “我们回来把这个问题告诉物业公司,物业公司跟当时还存在的开发商反映了。开发商说让我们20多个商户摊这笔钱。我的两个门面总共118平方米,是大户,至少要摊1万多元。”朱女士认为这笔钱应该是开发商出,就没有同意这个方案。所以,大家至今还是把水费交给物业公司。

  朱女士还称,在她之前购买商铺的业主曾告诉她,19-25号的房子建成时,一楼都是架空的,属于全体业主的公摊面积,根本不存在商铺。综合这些线索,朱女士认为,她买的是开发商的违法建筑,而只有把小区最终的竣工验收图拿出来,这些疑问才有答案。

  业委会也在寻找竣工图

  在文化花园小区一期,不单单朱女士这样的商户业主在寻找竣工验收图,小区的业主委员会也一直在为此努力。但是,物业公司却表示,当初开发商并未将完整的竣工验收图移交给他们。

  业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小区下沉式广场周围,只有19号到25号这几栋楼有架空层。因为看不到竣工验收图,所以不知道这些商铺到底是架空层还是商铺。

  此外,所谓的架空层下面的地下层,也有不少小区配套房屋。小区的物业用房、业委会用房、老年活动中心以及一些公共设施用房,都在这个架空层和地下层内,现在又被租给别人开棋牌室、围棋馆等。地下层上面的架空层位置,则开有超市、理发店等。由于拿不到竣工验收图,所以这些商铺原来究竟是什么样子,如今不得而知。不过记者采访时发现,商铺内有很多管道,以及暴露着的线管。

  小区的居民还向记者反映,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小区内很多物业的权属非常混乱。比如说,目前一期物业管理办公房屋的产权,物业公司称:不是全体业主的,而是物业公司自己找产权人租赁的,产权人是某某公司。

  除此之外,小区年久失修,部分路面破败不堪,需要维修。业委会说,如果没有竣工图,就不知道管线走向,也不知道强弱电、给排水在什么地方。如果业委会需要更换物业,在目前的情况下,完全没有办法做到,因为这些办公用房据说是私人的,是当前物业租赁的。而且,如果当前物业不能向后任物业移交竣工验收图,就没有任何物业公司敢接管这个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