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上海消防三百战士赴皖抗洪28天,助受灾百姓重返家园

  洪水袭来时没有任何预兆。

  7月19日16时24分,安徽芜湖下辖的无为市蜀山镇新安小圩突然溃堤,下游的鹤毛镇杨塘圩顺势被淹,洪水漫溢,朝农田、房屋袭来。

2020年8月7日,安徽省巢湖市柘皋镇,洪水退去后,上海消防员正在清淤。 上海消防 供图2020年8月7日,安徽省巢湖市柘皋镇,洪水退去后,上海消防员正在清淤。 上海消防 供图

  7月19日20时18分,上海市消防救援总队跨区域增援攻坚专业队300余名指战员星夜开拔,冒雨挺向芜湖,开展救援抢险工作。直到8月16日,他们圆满完成使命,平安返沪。

  二十八个日夜,从芜湖到合肥,上海消防队员们追着洪流前进,疏散受困百姓,筑堤固坝。洪水退去,他们在异味和泥泞中清淤防疫,帮助受灾百姓重返家园。

  救生艇两次熄火

  7月20日凌晨5时,上海消防分三支编队进驻芜湖。仅仅10个小时后,当日15时,一道紧急疏散村民的指令就传来了。

  入汛以后,芜湖各流域一直保持高水位。7月中下旬至8月初,西河各控制站水位大都超过保证水位,其中西河梁家坝站,7月中下旬一度逼近13米,当地人感叹前所未有。

鹤毛镇040县道旁,一家工厂已被水淹。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鹤毛镇040县道旁,一家工厂已被水淹。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离梁家坝不远,鹤毛镇是无为市受灾最集中的地方。林永升是镇上一名主任科员,他说当地超过50年没有出现这样大的洪灾。鹤毛社区全域受灾,涉及居民大约4500人,绝大部分已转移到了鹤毛中学和小学集中安置。

  但地势较高、尚未受灾的地方,仍有不少村民不愿撤离。林永升担心,随着水位上涨,这些人很可能被困。鹤毛镇的险情传到了当地防汛指挥部。

  接到指令后,上海消防经过长途跋涉,于7月20日16时许赶到鹤毛镇,此时主干道040县道已被洪水拦腰截断。县道两侧的农田、厂房淹没在青浊色的洪涝下,有村民卷着裤腿沿路往外走,水位接近膝盖。

2020年7月20日,上海消防在鹤毛镇研究救援方案。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2020年7月20日,上海消防在鹤毛镇研究救援方案。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上海消防车队蹚水进镇,在鹤毛镇政府快速研究部署救援方案后,傍晚时分,57名消防员分头在7个村子展开搜查搜救。澎湃新闻记者跟随其中一路搜救人员。

  指战员陶俊发驾驶一艘救生艇,朝040县道以西方向搜索。救生艇在水面移动,水下情况不明,陶俊发把速度控制得很慢,绕开浮萍杂物。从县道到民居有一段距离,夜幕落下后,他打开手电筒,光线穿透黑暗。

2020年7月20日晚上,一艘救生艇停到县道旁边。澎湃新闻记者 柯颖琨 图2020年7月20日晚上,一艘救生艇停到县道旁边。澎湃新闻记者 柯颖琨 图

  越靠近村子,水底的电线杆越密,电线就像蜘蛛网一样,舟艇小心避让。有的房子只有房顶在水上,有的已整幢淹在水下。四周静悄悄的。陶俊发边喊“有没有人”,边把胸前的哨子“呜呜”吹响。

  救生艇的发动机两次突然熄火,一次被水草缠住,一次被渔网缠住。陶俊发用潜水刀把发动机上的杂物割下,先用船桨划着船离开这个区域,再把机器放下去重启。在熟悉的轰鸣声中救生艇往更深处走,继续搜查。

  一面划船,一面呼喊,一面四处观察,7月20日晚搜查持续到23时30分左右才结束,没有发现受困村民。其中几路救援人员,在地势较高的居宅发现了村民,但洪水还没涨到那里,这些村民不愿离开。

鹤毛镇地势较高的房屋,逐渐被洪水围困。 受访者供图鹤毛镇地势较高的房屋,逐渐被洪水围困。 受访者供图

  回到鹤毛镇政府,消防员们才吃上晚饭。

  “不会害怕,但要小心一点。”结束搜查后陶俊发说。这个20多岁小伙子个头不高,强壮憨实。他说,队员们在上海经常下水训练,掌握不同的战术,现在就是把专业能力发挥出来。

  几个小时的休息后,次日继续搜查。水位上涨使情况更险峻了。

2020年7月21日,消防员在受灾村子搜查受困居民。 受访者供图2020年7月21日,消防员在受灾村子搜查受困居民。 受访者供图

  疏散200多人

  7月21日,无为市大雨如注,河水源源不断倒灌进鹤毛镇多个村落。

  村民邢和平说,自家7月19日晚被淹后,他安置好妻子和儿子,加入了鹤毛镇防汛志愿者队伍。一开始,鹤毛镇街道地势高,没有被淹。但7月21日人们一觉醒来,前一天还在做生意的街道,水已没过脚踝。到了下午,水势更猛。

  当天,63名上海消防队员在鹤毛镇紧急搜查搜救。

项青松在圩坝上装填搬运土袋。 受访者供图项青松在圩坝上装填搬运土袋。 受访者供图

  33岁的消防员项青松,这一天用救生艇疏散了7名受困村民。他回忆说,到鹤毛镇街道时,那里房子的一楼都已被淹,有人站在二楼打招呼,救生艇便开到楼梯口搭救。他的船转移了两名老人、一家三口和另外两个居民。

  危险关头仍有村民不愿撤离。项青松说,一名70多岁的老人,想在家把饭菜烧好第二天再带走。消防员和民警反复劝说,集中安置点有充足的饮食保障,而且家里已不能再待,这名老人才坐上了救生艇。

  搜救的路上,项青松碰上中铁四局的职工转移设备,上前询问,对方说需要帮助。他放下村民后,喊上其他队员折回去,在洪水淹没之前,帮11名中铁职工转移了价值100多万的污水处理设备。

  疏散村民时,一名老奶奶为表达谢意,往消防员手里塞200元钱,被拒绝了,老奶奶说“辛苦你们”。类似的状况,不止一次发生,获救者以不同方式对救援人员表示感谢。

一对母子被疏散出来,小孩唱起儿歌。 受访者供图一对母子被疏散出来,小孩唱起儿歌。 受访者供图

  在一幢三层民居,一对母子在整理衣物,母亲说会有亲戚来接。但两小时后消防员再回来,母子俩只有一艘破损的小木船,消防员把两人接到救生艇上护送离开。

  坐上救生艇的7岁男孩一点也不紧张,看着水面,哼起了儿歌《捉泥鳅》,童稚的歌声让小小的救生艇多了一分温暖。

  还有一个村民,因为担心放在家里的稻种被淹,前一晚偷偷从安置点返回家里。待在家,他以为地势高没问题,但到了白天,洪水漫进一楼,这才慌了。消防员孙晓鹏给他穿上救生衣,抱起装好的一袋稻种,护送其安全撤离。

  直至7月21日晚上,上海消防指战员们反复进出被洪水围困的村镇,成功疏散了200多名居民,鹤毛镇平稳度过险情。

  7月29日邢和平告诉记者,受灾村民都在集中安置点,水位开始退了,所有人都很安全。8月15日,他说一些村民已重返家园,还有部分人仍在集中安置点,一切平安。

在鹤毛镇,项青松驾救生艇转移一位受困老人。 受访者供图在鹤毛镇,项青松驾救生艇转移一位受困老人。 受访者供图

  把“泥土蛋糕”填入堤坝

  哪里有险情,消防救援人员就冲向哪里。

  即使风平浪静,他们也奋力把危险封堵在发生之前,修补防汛网络上可能存在的任何缺漏。在芜湖救援期间,人员搜救、河道巡逻、筑堤固坝,多项任务同时在进行。

  7月23日早上,芜湖无为市石涧镇黄佃圩和港埠圩两处堤坝局部塌方。这里靠黄陈河,当时河道水位超保证水位1.6米,一旦决口,沿岸2个自然村将被淹没。

  当日上午,消防员就赶到了现场。圩坝上土质松软,车上不去,消防员靠人力,装填、扛运一袋又一袋土包到塌方位置,每个土包三四十斤重。

  一天的时间,土袋层层堆码,两处塌方均被修复,避免了决口发生。参与行动的项青松说,他们一天装填的土袋大约2.1万袋。

2020年7月23日,抗洪前线安徽无为市黄埠村河段,上海消防队员们为队友康陈杰垒了一个“泥土蛋糕”。 受访者供图2020年7月23日,抗洪前线安徽无为市黄埠村河段,上海消防队员们为队友康陈杰垒了一个“泥土蛋糕”。 受访者供图

  有一个小插曲,消防员康陈杰在圩坝上迎来33岁生日。队员们别出心裁,用泥土和树枝给他做了一个特殊的“泥土蛋糕”。消防方位灯摆在中间,好似蜡烛。

  队员们围在一起,让康陈杰许个愿。他说,希望洪水早日退去,受灾人民早日返回家园。然后他拿起铁锹笑着说:“快把我生日蛋糕装进防汛袋吧,把这个许愿填到堤坝里。”队员们又投入紧张的筑堤固坝战斗。

  入汛后许多河道封闸停航,个别大货船被困在水面。

  在芜湖市鸠江区,长江支流裕溪河一直处于停航状态。7月21日,消防员在河道巡逻时,发现有船只被困河中已15天。船太大靠不了岸,也不能向前,船上的物资已快消耗殆尽。

  水上救援支队的消防队员向往带队到现场,数下来共有10艘大船、25人急需补充物资。当天,上海消防调集了160公斤大米、16箱矿泉水送给他们,为被困船只留下联系电话,方便随时求助。

  过了一周,向往再次去船上看望。这次他还带着医疗队。船上每个人都做了身体检查,医疗队赠送他们常用药品,对船只的公共空间消毒杀菌。

  上海消防救援队队医钱雄说,他们跑了好多次义诊,常去居民集中安置点。那里人员集中、条件有限,他们要为居民讲解卫生保健和疾病防治知识,也为有需要的人员简单治疗,量血压、做护理,送些防暑药品。

  转战合肥

  7月31日,按照上级指令,上海消防跨区域增援攻坚专业队整建制从芜湖转移到了合肥,继续抢险作战。

  大部队来之前,一支前突队已在合肥执行了一次大规模搜救任务。合肥市庐江县石大圩,7月22日漫堤决口,4个村庄约6500人被洪水围困。险情出现后,搜查搜救持续了整整8天。

  田飞是前突队带队人员之一,他说每天早晨,他们6点多出发,搜救到晚上10点多回营地。任务紧急,指挥部采用“不间断、不上岸”的模式,参战队员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既有水面搜查,也有潜水任务。

  7月下旬的天气变幻莫测。田飞说,晴天时水上高温闷热,没有遮挡,队员手臂晒得脱皮,有人晒出了水泡。暴雨滂沱时,水上风险随之猛增,救生艇在水面要极为小心。

  长时间的搜救,水上环境日益恶劣。头几天,决堤后来自河道的水,杂物不多。随着时间推移,村庄周围的家禽尸体、粪便、生活垃圾逐渐浮上来,异味刺鼻。

  消防员们尽量不让自己身上的伤口接触水体,小心谨慎地在水面搜查。回到营地后,医疗队立即做卫生处理。

  八天时间里,这支前突队在同大镇约40平方公里的水域,沿着受灾房屋、道路、树木等可能有人的地方,反复仔细搜查。

  最终,他们联同安徽消防、浙江消防,在当地营救了许多百姓。7月30日确认没有受困人员后,任务才结束。

洪水退去后,消防员清淤、消杀。受访者供图洪水退去后,消防员清淤、消杀。受访者供图

  帮助居民重返家园

  8月后,情况一天天好转。

  合肥、芜湖各个流域水势缓缓退去。8月14日,长江干流安徽段已全线回落至警戒水位以下,巢湖也已回落至保证水位以下。

  消防员们还是没有一天闲着。在合肥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险情,消防员们主动为合肥、巢湖当地居民提供便民服务,提供消防指导,做义诊,甚至帮居民摘马蜂窝。在洪水退去的地方,他们做清洁、消杀,帮助转移人员回家,重启生活。

  巢湖市柘皋镇是一座闻名全国的古镇。随着巢湖市水位下降,已经被洪水浸泡了近20天的古镇,渐渐恢复往昔面貌,镇上的居民陆续从安置点回到家中。

  从8月5日起,上海消防100多名队员持续在镇上清理路面。每天洪水退去一段,清理一段。浸泡后的街面漂满了生活杂物和垃圾,腐臭之味让路过的人捂起鼻子。

  8月11日上午,柘皋镇一所培训学校的小朋友,带着他们自己绘画的作品和贺卡,送给正在中心商业街上清淤的消防员们。

  “每天在街上看到消防指战员帮我们重建家园,非常感动。”巢湖市斑马培训学校校长杨蓉说,学生和家长想借此表达一份感谢之意。

消防员在巢湖打捞蓝藻。 受访者供图消防员在巢湖打捞蓝藻。 受访者供图

  8月上旬一段时间里,巢湖蓝藻集中爆发。水体污染,臭气影响居民生活。水上救援队的向往带上许多队员,乘冲锋艇到湖面,利用挠勾将漂浮在芦苇中间的蓝藻以及垃圾等易腐物,转移至湖岸边,随后由长臂挖机、打捞船进行清理,打捞的藻浆被运往藻水分离站净化分离。几天下来,水质改善,蓝藻得到抑制。

  从芜湖紧急疏散村民、筑堤固坝,再到投入合肥受灾城镇的清洁、重建工作,项青松像其他消防员一样,皮肤晒得黝黑,黑得发光,每天挥汗如雨。

  但他很开心。8月15日他告诉记者,看到洪水退去,当地人们重新开始正常生活,消防员都很高兴。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道理错不了的。”他说。